当前位置: 群巴资讯 > 国际 > 厦门市民手上这本西班牙语书 见证着祖辈一段跨国情缘

厦门市民手上这本西班牙语书 见证着祖辈一段跨国情缘

2019-11-10 19:26:33   人气:268

◆曾祖母许诸和她的女儿、女婿以及他们的孩子一起被拍照。

曾祖父蔡深能

西班牙语学习书籍

台湾海峡网10月9日电(海峡先驱报记者黄力斌/照片)厦门市民渐江的家有一本西班牙书在商店里。这是一本1925年出版的西班牙语学习书籍。打开它的每一页,用最简单的方式逐字列出生活中常见的交流术语。

这是另一本不同寻常的旧书。这本书见证了渐江的西班牙籍曾祖父和漳州交尾的曾祖母。每个字都讲述了那个时代发生的一个有意义的故事。

老房子里发现的旧书

厦门公民渐江最近在焦梅漳州的老房子里发现了一本1925年的西班牙语学习书。很久以后,这本书早已发黄,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它仍然整洁完好。

渐江的曾祖父蔡深能是西班牙人,他的曾祖母许诸出生在漳州交尾。20世纪30年代,由于特殊的命运,他们成了夫妻。为了更好地交流,渐江的曾祖父在1935年赴港期间特地买了这本书。

今天,这本书不仅是古董,也是蒋家的遗产。

普通旧书的跨界爱情

这本旧书没有语法,只有纯粹的句子翻译,用于日常的基本交流。渐江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经常听到他的父母讲述他的曾祖父蔡深能和他的曾祖母许诸的故事。

19世纪,由于贸易需要,渐江的祖父从西班牙来到菲律宾与家人做生意。曾祖父蔡深能出生于20世纪初。1932年从德拉萨勒大学毕业后,他继承了父亲的事业。

“厦门是鸦片战争后开放的五个贸易港口之一。每次船靠岸时,岸上的许多人都在等待东西被送到他们的村庄。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两户专门从事邮递员业务,类似于今天的快递业务。”渐江说。曾祖母许诸的家族从事这一行业。他们不仅扮演邮差的角色,还从岸上的商人那里购买一些商品,如干椰子、椰子油、香料、胭脂、水粉、杂货和其他进口商品,然后把它们卖回村子。每当村民们听说那天有一艘船要停靠,他们都聚集在一起等待邮递员回来。他们的心情既快乐又焦虑。那时,曾祖母的家人经常会囤积大量的货物,隔壁村庄甚至更远的地方的人也会来转移货物。

当时,渐江的曾祖父蔡深能经常带着货船去大陆进行商品贸易。随着购买量的增加,曾祖母许诸与她的曾祖父有了越来越多的联系,并偶尔邀请她回家。

一本书和一种深情

渐江的曾祖父蔡深能与许诸结婚后,在漳州交尾居住了八年。在这八年里,他们有一男两女。

当时国内经济形势相对落后,东南亚经济条件相对较好。蔡深能考虑将来接收妻子和孩子去菲律宾生活。此外,他非常重视教育,不仅允许他的孩子上私立学校,还允许他的妻子学习西班牙语进行交流,以防将来他们会有所帮助。

渐江告诉记者:“我祖母回忆说,除了白天在私立学校学习之外,她父亲还教她和母亲晚上一起学习西班牙语。当时,她的父亲教他们用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学习西班牙语,因为西班牙语字母的发音与闽南非常相似。我的曾祖父会读出西班牙语单词,然后他们会根据单词的发音将这两个单词联系在一起,这个单词非常类似于中文或闽南语。例如,车乐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牛奶。车乐听起来很像火车。一列装满牛奶的火车呼啸而过。这很像我们语言学习中经常出现的“联想记忆法”。

渐江的曾祖母许诸不喜欢学习西班牙语。据这位老人和他的家人在早年提到,一个词经常被教几次,好不容易说对了,第二天醒来,就变成了闽南西班牙语。这时,渐江的曾祖父蔡深能会笑,“你不是在说闽南吗?”但是笑过后,她会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教她。为了巩固教学效果,曾祖父蔡深能每天早上用西班牙语对大家说“早上好”。为了归还礼物,曾祖母不得不认真思考西班牙人是如何回答的,并一字一句地说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脱口而出。在我每天的业余时间,只要我的曾祖父蔡慎记得,他就会漫不经心地问,“你记得怎么说某个词吗?”

在蔡深能多年的教学和影响下,许诸终于能够用西班牙语交流了。

书籍是两个人之间的纽带。

由于蔡深能父亲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他家的生意也没有得到管理,蔡深能不得不将儿子带回菲律宾马尼拉,提前管理父亲的生意。为此,蔡深能经常通过在中国的商人给他的家人写信,不仅详细叙述了最近的情况,还和他的曾祖母讨论了接下来的业务扩张,不定期地寄钱和文章,这样内地的亲戚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两个分开的人不仅是夫妻,也是可以在生意上互相讨论对策的伙伴和密友。

蔡慎毕业于德拉萨大学,勤奋好学,能说几种语言。从大陆回到菲律宾时,蔡深能还带了一些书,比如四书五经和孙子兵法。由于他对中西文化的了解和理解,蔡慎能够在商业上全力以赴。除了接手父亲的事业,他还投资了许多领域。随着各类公司的正常运营,蔡深能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大。他也是太平洋银行(现被菲律宾岛屿银行收购)的行长,并与阿亚拉家族保持着良好的商业联系。

渐江的长辈告诉他,自从他的曾祖父去菲律宾旅游后,这本西班牙语学习书就一直是他曾祖母的枕头书,他的曾祖母每天都在练习和数句子。尽管整本书已经很熟悉了,但我的曾祖母会一天一天地复习。

随着我曾祖母越来越老,许多事情逐渐从我脑海中消失,我记不清了。我仍然能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这将持续到永远。

"从相识、爱情、婚姻到事业发展,曾祖母一直静静地陪伴着她另一边。"渐江说。

中华彩票 湖北快三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版权所有mezaseattle.com群巴资讯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