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群巴资讯 > 社会 > 扩散!涉多起拐卖儿童案“梅姨”新画像已出!讲粤语/客家话

扩散!涉多起拐卖儿童案“梅姨”新画像已出!讲粤语/客家话

2019-10-29 16:59:50   人气:2597

涉嫌绑架和贩卖儿童但从未听说过的嫌疑犯“伊美”终于有了一幅新画像。

[·杜南视频]采访/制作:敖银雪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公告,为一名昵称为“伊美”的女子寻找线索。公告说,“伊美”,其真实姓名不详,现在大约65岁,1.5米高,会说广东话和客家话。她长期活跃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涉嫌多起贩运案件。警方还在线索收集公告中贴出了一幅“伊美”的模拟画像。

《伊美》前情提要

据新闻报道,此人与早前报道的增城市婴儿沈聪被抢案有关。根据嫌疑人提供的线索,沈聪被卖给了绰号“伊美”的女人!

2016年3月,“沈聪绑架”案的五名嫌疑人相继被警方抓获。

2018年12月28日上午,来自贵州的47岁男子张卫平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因为他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被认定犯有9起拐卖儿童罪。张卫平的四名同伙和村民被发现参与了一起绑架和暴力贩卖儿童的案件。其中一人被判处死刑,两人被判处终身监禁,一人被判处10年监禁。但是到目前为止,

今年4月左右,专家们为嫌疑人“伊美”画了一幅新画像,悬赏公告也已更新。

昨日(9日),被绑架男孩的父亲沈梁军告诉杜南记者,他刚刚于9月27日返回济南,即将再次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寻找儿子沈聪。

今年以来,为了找到儿子,他去了紫金县五次。

在此之前,巴阿马特还报告说,沈聪遭到抢劫

以下是去年的原始报告-

十四年前

再过几天,儿子沈聪将被绑架14年。尽管毒贩已经被捕,河南周口人沈梁军仍在寻找他的儿子。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2005年1月4日10点40分,这个时间点就像是沈梁军心中的一根刺。那天早上,刚满一岁的儿子沈聪在增城沙庄的一所租来的房子里遭到抢劫。

沈梁军展示了他儿子的照片。(信息图片)

沈梁军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他刚开完会,他的妻子小李打电话告诉他孩子被抢了。事故发生的那天早上,小李10点20分起床,计划在洗衣房吃午饭,却发现洗衣房的门开了,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袭击了。

根据于小丽的描述,她仍然清楚地记得孩子被两个男人抢劫的情况。她试图阻止他们,但是他们涂在她嘴上和眼睛上的液体太冷了,她睁不开眼睛。她呼吸时感到不舒服,无法开口。她听到一个男人用普通话说,"闭嘴,闭嘴,闭嘴!"然后她的嘴被玻璃纸胶带封住,并在头上缠绕了几次。另一个人用胶带把他的手绑了回去。

沈梁军说,大约五分钟后,于小丽从绑着她的胶带上挣脱出来,追上了她,但她已经不见了。食堂工作人员和保安人员都帮忙寻找附近的孩子。然而,儿子跟着两个陌生人,似乎消失了。

找个儿子

正在回家的路上,沈梁军立即向出租房屋对角对面的沙庄派出所报案。值班警察派出一辆警车向南追了大约两公里,但没有返回。后来,儿子沈聪被增城警方变成了刑事案件。

沈梁军告诉我一些事。最后,警方通过各种调查证实,住在他租住房屋对面308个房间的一对贵州夫妇涉嫌犯有严重罪行。“他们经常看到我儿子来来往往,他们是邻居。你认为他们怎么忍心这么做?”

儿子沈聪被抢后,他的妻子于小丽遭受了严重的打击,患有精神疾病,“整天漂泊,整天哭泣”。沈梁军回忆说,事发后,他的家人都来广州帮忙找亲戚。“全家人一天24小时轮流守在沙庄派出所门口,等待消息。他们大约有一年不敢离开,因为害怕错过关于他们孩子的消息。”老父亲淋了几次雨,患了重病。

沈梁军

为了找到儿子,沈梁军辞去了塑料厂的工作,几乎去了增城的大街小巷。他甚至去了深圳和珠海的很多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到处找你。仅《寻找你》就发布了数万份。他不会放过哪怕一丁点儿可能的线索。

前三年,梁军不敢回河南老家过春节。直到2008年春节,他才回到家乡。但是当他看到他儿子沈聪在房子里的照片时,他还没来得及和家人打招呼,眼泪就流了出来。

从2005年到2010年,当沈梁军从事头发开发时,他一心要找到他的儿子沈聪。"即使你打碎罐子卖了熨斗,你也必须把你的儿子找回来。"他说他花了几百万元来找他的儿子。我家乡的房子、农舍和收割机都被卖掉了,最后我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借钱。很长一段时间后,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几十万元的债。

有利的转变

在多年无果寻找儿子后,负债累累的沈梁军选择悲伤地离开广州,带着妻子去山东一家亲戚的公司工作。然而,每当有关于他儿子沈聪的任何消息,他立刻买票并到达广州,“不愿意放弃任何希望”。

2016年3月,情况有所好转。沈梁军从他在山东济南的家里得到消息,带走他儿子的人贩子被抓住了。

据增城警方调查,在沈聪被绑架的案件中,周荣平、杨朝平、刘郑弘、陈守碧和张卫平五名贵州国民涉嫌参与该案。2016年3月3日,嫌疑人周荣平和杨朝平在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重庆路和长沙路被当地警方抓获。3月7日,犯罪嫌疑人刘郑弘在遵义市汇川区上海路附近被捕。3月11日,嫌疑人张卫平被增城警方拘留。3月24日20点左右,嫌疑人周榕平的妻子陈守碧在遵义市汇川区的一家麻将馆被警方逮捕。

警方调查发现,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周荣平、陈守碧、刘郑弘和杨朝平来到增城区石滩镇沙庄街68号龙将大道出租屋三楼305室。周荣平和陈守碧在楼下照顾风和援。杨朝平和刘郑弘用透明胶水、辣椒水和其他工具闯入305房间,绑住受害者于晓丽,强行带走他的儿子沈聪,然后交给周榕平和陈守碧,他们随后被嫌疑人张卫平卖掉。

根据嫌疑人周荣平的供词,他得知张卫平在狱中有卖孩子的“经历”,并在抢劫孩子的当天下午联系了张卫平。第二天,张卫平把孩子带走,卖了一万多元。收益已经分发。

犯罪多年后,这个毒贩终于被捕了。

“伊美”

张卫平承认,在增城市荔城街湘江中路增城酒店前的麻将馆,他把沈聪卖给了一个认识的阿姨。另一个是增城本地口音。他当时大约50岁,中等身材(2005年)。这个女人经常去麻将馆玩,有时去附近的蔬菜市场买菜。

张卫平提供的这条线索太模糊了。沈梁军已经跑了很多次了,但是没有结果。

2017年6月,警方的审讯突破,一名名叫“伊美”的妇女浮出水面。“伊美”是张卫平转售孩子沈聪的二手买家。

2017年6月,增城警方发布公告,为一名昵称为“伊美”的女子征集线索。公告说,“伊美”,其真实姓名不详,现在大约65岁,1.5米高,会说广东话和客家话。她长期活跃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涉嫌多起贩运案件。警方还在线索收集公告中贴出了一幅“伊美”的模拟画像。

但迄今为止,“伊美”仍未被发现。沈聪的下落仍然不明。

2017年7月,在媒体的帮助下,沈梁军找到了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和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他们帮助美国警方为章莹颖失踪案嫌疑人画像,引起了广泛关注。根据沈梁军和他妻子的照片,以及沈聪1岁时的出生,林宇辉在13岁时画了一幅沈聪的肖像。“很像我弟弟年轻时的样子,”沈梁军把这幅沈聪的仿真画像附在后面找你。

句子

“我想问你,关于贩卖儿童还有什么没有披露的吗?”2018年10月26日上午,被告张伟平等和其他五人涉嫌贩卖儿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增城法院举行了第二次公开审理。

沈梁军得到了判决,但是他的儿子还没有找到。由杜南记者何玉帅拍摄

起诉书显示,四名被告周荣平等被指控参与绑架和贩运沈聪,而被告张卫平被指控参与绑架和贩运总共九起绑架和贩运儿童案件,其中包括沈聪,涉及总共九名儿童。

47岁的贵州男子张卫平因1999年7月犯有贩卖儿童罪,被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6年徒刑,并于2003年获释。他于2007年3月因盗窃被增城法院判处10个月监禁,并于2007年9月获释。2010年5月,他因犯有贩运儿童罪被东莞第一法院判处7年监禁。他于2015年8月1日获释。2016年3月11日,这一系列犯罪被增城公安局拘留。

在这次指控的其他八起拐卖儿童案件中,张卫平在目标家附近租了一个地方,故意搭讪受害者的家人,几个月后趁受害者家人措手不及之机,带走了受害者1至3岁的孩子,以约1万元至1.2万元的价格出售,导致包括沈聪在内的9名被绑架儿童下落不明。张卫平的犯罪地点涵盖惠州博罗、增城新塘、石滩、仙村、广州黄浦区等地区。多重犯罪之间的间隔只有3到4个月。

检察官认为,被告张卫平、周荣平、杨朝平、刘郑弘和陈守碧无视国家法律,绑架儿童,其中张卫平绑架了三名以上儿童。周荣平、杨朝平、刘郑弘、陈守碧以贩卖为目的使用暴力绑架儿童的,以贩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张卫平是累犯,应该从重处罚。

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两次开庭审理后,判处两项死刑、两项无期徒刑和一项十年徒刑。

沈聪的父亲沈梁军说,“如果我儿子有一天不回来,我会继续找他。”

采访:杜南见习记者敖银雪、吴孙林

版权所有mezaseattle.com群巴资讯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