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群巴资讯 > 综合 > 滑稽小丑的背后,是与生俱来的悲哀和恐怖

滑稽小丑的背后,是与生俱来的悲哀和恐怖

2019-10-26 09:36:25   人气:2188

在美国孩子们的心中,麦当劳叔叔是仅次于圣诞老人的第二个最熟悉的人物。

1963年,麦当劳叔叔的形象席卷美国,给儿童和成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麦当劳叔叔的形象来自美国马戏团的小丑波拉考斯。1966年,麦当劳邀请波拉科斯打造麦当劳虚拟代言人形象——朗诺麦当劳。

麦当劳叔叔总是穿得像一个传统的马戏团小丑,穿着黄色连身衣、红白衬衫和袜子、红色皮鞋和黄色手套,还有红色头发。当顾客来到麦当劳时,他会微笑着迎接他们,让他们开怀大笑。他是友谊和幽默的象征。但这种看似“无害而温暖”的小丑已经成为麦当劳被竞争对手“攻击”的目标。

本月早些时候,在德国,汉堡王想借此机会在根据斯蒂芬·金的小说改编的恐怖电影《小丑回归灵魂2》的宣传期“吓唬”麦当劳的顾客。他们在麦当劳餐厅的小册子上登广告,引导顾客下载汉堡王的应用程序。下载该应用程序后,客户可以获得效果更好的“逃脱小丑”优惠券,可以在最近的汉堡王餐厅使用。在汉堡王拍摄的促销视频中,获得优惠券的顾客会很快离开,就像逃离麦当劳餐厅一样。在这个广告创意中,通常温和幽默的麦当劳叔叔似乎很奇怪。

汉堡王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小丑了。今年5月,汉堡王和西班牙创意机构洛拉·马伦洛(lola mullenlowe)推出了一系列海报,告诉过“生日应该快乐”的父母:“住手,你还想在孩子的生日派对上哭吗?来汉堡王吧。这里没有小丑。"

事实上,公众对小丑的角色并不陌生。小丑们总是以他们引人注目的服装、杂技和鬼脸在节日庆典中获得最大的关注。他们也可以把气球扭曲成动物的形状,然后给别人。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没有人不喜欢小丑。然而,2008年,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进行的一项调查选择了250名4至16岁的儿童。结果显示,这些孩子大多数不喜欢小丑,甚至害怕小丑。虽然这些来自不同时期的小丑不想显得奇怪,但他们仍然让人感到不安和害怕。不仅儿童,成人也害怕小丑。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调查中,2000名受访者中有40%说他们害怕小丑,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害怕恐怖分子的人数。伊利诺斯州诺克斯学院的心理学家弗朗西斯·麦克安德鲁和萨拉·科恩克要求1000多名受访者评估各行各业的恐惧程度。结果显示小丑实际上是最可怕的行业。在英语中,甚至有一个特殊的词“小丑恐惧症”用来形容对小丑的恐惧,意思是“小丑恐惧症”。

小丑最初是作为有趣的小角色出现的,并且可以在不同国家的历史中找到。早在公元前2500年,矮人小丑就在埃及法庭上取笑法老。在中国,只有秦国的歌舞艺术家尤湛敢于批评秦始皇修建长城,阻止秦二世绘制长城。在美国,霍皮印第安人将允许小丑在庄严的宗教舞蹈仪式中“制造麻烦”...小丑似乎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

19世纪初,英国喜剧演员约瑟夫·格里马尔迪创造了第一张传统的白色小丑脸。直到那时,小丑才逐渐成为马戏团的重要象征。他也被认为是古代小丑的父亲。也是因为他,人们仍然称小丑为“乔伊”。

"日复一日,他坐在镜子前,手里拿着化妆刷,给自己化妆,一遍又一遍地擦掉,再涂上一遍,直到他最后在烛光下露出一张咧着嘴笑的脸。"安德鲁·麦康奈尔·斯托特在他的《约瑟夫·格罗马尔迪在约瑟夫·马尔迪的潘托明生活》传记中写道。作为一个“小丑”,约瑟夫·马尔迪总是快乐的。作为他自己,他一点也不快乐。

从孩提时代起,约瑟夫·马尔迪就被他的父亲介绍给剧院老板,一个被称为“全天冷酷”的演员。在学习表演的过程中,冷酷的一整天经常折磨、虐待和折磨年轻的约瑟夫·马尔迪。因此,一些传记作者认为格里马尔迪成长的环境是他创作白脸小丑的重要原因。19世纪,白脸小丑被描述为“半童半夜郎”,而格里马尔·迪本人则饱受严重人格分裂、抑郁和躁狂症的折磨。1837年,身无分文、嗜酒如命的格里马尔迪去世(验尸官的结论是“猝死”),查尔斯·狄更斯开始为他写传记。

格里马尔迪死后不久,狄更斯写了匹克威克文件。狄更斯写道:“他的眼睛黯淡无光,与脸上的白色粉末相比,看起来很可怕。他瘫痪得发抖,头上装饰得很奇怪,还有长长的白色粉末、芦苇状的手都让他看起来很丑。”根据狄更斯的说法,“小丑之父”是自我毁灭来取悦观众的。

可以看出,约瑟夫·马尔迪创作的白脸小丑自诞生以来就带有强烈的悲剧色彩。

智虎用户漆松为什么会在《小丑》中发展成一个可怕的角色?”小丑恐惧的两个来源写道,一个是东京理工大学机械和人工学者森正红教授提出的神秘山谷假说:极度拟人化和不人道的形象造成的不适让人感到恐怖;第二是小丑的恐惧是由社会和文化因素造成的。在1892年的歌剧《帕利亚契》中,主角从“小丑”变成了“杀死小丑”,从而创造了一个概念上充满恶意的小丑形象。

尽管每个人都很不熟悉“神秘山谷假说”,但生活中存在的假说很容易理解。恐怖游戏和恐怖电影中常见的杀戮玩偶、机器人和恶意小丑都或多或少地符合神秘山谷假说。毫无例外,这些角色与人类的身体和行为非常相似,但他们不能完全被视为人类。这种虚拟形象比恶灵更能带来恐惧。

此外,从认知的角度来看,非人类的视觉信息会造成类似认知失调的效果。当人们收到图像信息时,他们会问:这是人类吗?像人而不是人这样矛盾的信息最终会引起人们内心的不适。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它是古代人类配偶选择行为的残余。像人类一样的人被认为生育能力低,免疫系统差。因此,这种认知将隔离像人类一样的人的形象。从文化身份的角度来看,人类对自己独特的身份有一种尊严感,这种尊严感似乎被非人所摧毁。然而,在这三种观点中,只有认知的不和谐才能得到证实。当外观信息和动作信息不协调时,人们会陷入“诡异的山谷”(uncanny valley),也就是说,他们看起来像人,行为不像人,而小丑看起来像人,行为像人。

无论是白脸、红鼻子还是夸张的服装,“小丑”都不足以引起人们的恐惧。就像中国戏剧中的小丑一样,小丑的行为和形象都是异想天开的代表。然而,当人们看到穿着戏服的小丑开始杀人时,小丑从“只带来喜剧效果的角色”转变为双重存在——将对幸福的期待转变为死亡和虚无的元小丑。与约瑟夫·马尔迪扮演的悲剧白脸小丑不同,这种恐惧更加具体。小丑的笑脸与死亡的隐患形成鲜明对比。这种激烈的矛盾会引起强烈的焦虑和压力。

导演托德·菲利普斯执导的电影《小丑》将于下周五(10月4日)在北美上映。这个来自华盛顿卡通的经典反派已经俘获了许多粉丝的心。虽然华金·菲尼克斯扮演的小丑很受期待,但在许多粉丝心中,希斯·莱杰扮演的小丑是最经典的。有人甚至说希斯·莱杰之后没有小丑。

2008年,希斯·莱杰因在《黑暗骑士》中扮演小丑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在电影中,莱杰近乎疯狂的表演让人们完全记住了他的小丑,他的黑暗和变态被他生动地展现出来。为了研究这个角色,莱杰与酒店隔离了三个月。他说:“我不知道如何表现小丑的孤独感、疯狂感和变态感。也许我可以通过与世隔绝来更好地理解这个角色的精神状态。”

然而,在电影上映之前,希斯·莱杰在28岁离开了这个世界。《黑暗骑士》中的小丑已经成为莱杰举世无双的杰作。

让·加斯帕德·德布曾经是巴黎最著名的白脸小丑演员。从贵族到普通人,每个人都知道。即使不管他过去面对观众是什么样的形象,每个人都相信。然而,德布鲁犯了一个错误:他把自己的创作和自己的性格混为一谈。

1836年的一天,当德布鲁和家人散步时,他被一个流浪的男孩嘲笑为“皮埃罗”。这是德布鲁在舞台上的角色名。听到这个名字后,德布鲁转过身,用棍子狠狠地打了男孩的头。男孩当场死亡。

德布鲁最终被无罪释放,但他从未透露是什么导致他杀死了这个孩子。他的传记作者特里斯坦·雷米(Tristan rémy)认为德布鲁有双重人格。当他扮演小丑时,他压抑自己的情绪,最终发现很难控制自己内心的黑暗面。

约翰·韦恩·加西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变态杀手。1972年至1978年间,他性侵犯并杀害了至少33名14岁至21岁的男孩和男子。他最终于1994年5月10日因谋杀罪被处决。加西过去在儿童聚会上打扮成“小丑大屠杀”。当他等待死刑的时候,他在死囚区创作了一系列以他扮演的小丑为主题的画,因此被称为“杀手小丑”

加齐是《美国恐怖故事》第四季恐怖杀手小丑的原型。他也被吹捧为斯蒂芬·金小丑虐待狂“潘尼威兹”的灵感来源,但斯蒂芬·金并没有承认这一点。

约翰·韦恩·加西出生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他的父亲john shanley Gassy经常酗酒后虐待妻子和孩子。结果,加西和他父亲的关系非常糟糕。父子之间的摩擦贯穿了加齐的童年和青春期,但他在被捕后的一次采访中强烈否认他恨他的父亲。

1972年1月,加齐首先杀害了一个名叫蒂莫西·麦考伊的15岁男孩。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采访中,加齐说,在杀死麦考伊后,他感到“筋疲力尽”,但也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兴奋的顶点。他说:“那时,我意识到死亡可以给我带来最大的快乐。”加齐被处决时,1000多人正在观看。死刑的支持者穿着盖蒂以前用过的印有小丑形象的t恤,口号是“不要为小丑哭泣”。1994年5月10日上午12点58分,加齐被证实死亡后,他的大脑被切除。这是海伦·莫里森(Helen Morrison)博士的建议,她采访了加齐和其他连环杀手,希望发现暴力反社会人格的共同特征,但加齐的脑部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加齐被处决几个月后,他的许多画被拍卖了。经销商史蒂夫·科斯卡尔总共卖出了19幅画,价格从9500美元到195美元不等。迪斯尼的七个小矮人和芝加哥小熊队打棒球的照片已经被棒球名人堂的无数成员签名,尽管科斯卡尔承认签名者不知道艺术家的身份。一些画在购买后立即被销毁,1994年6月,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约300人烧毁了25幅,其中包括9名加齐受害者的家人。自1980年以来,加齐作品的展览一直在继续。一些批评家声称加齐从他的作品的出售中获得了回报,而加齐反对这种说法,声称他的作品旨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快乐”。2011年,拉斯维加斯美术馆为各种慈善组织出售了盖蒂的自画像《再见波格》(Goody Pogue)(4500美元)和其他73幅盖蒂的彩画、素描、录音等。

自从加齐(Ghazi)之后,小丑形象就被列入了美国“危险陌生人”的名单中,并成为令人不安和怀疑的对象。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心理学教授马丁·安东尼博士在他的书中说:“我们再也看不到关于小丑的安全有趣的内容了。它们只会在电影和文学中变得越来越可怕。消极小丑正在取代积极小丑。”

2016年8月,对小丑的恐惧再次像乌云一样笼罩着美国。从南到北,从西到东,频繁的小丑袭击让公众陷入恐慌。8月21日,南卡罗来纳州的居民向警方报告说,不明身份的人扮成小丑潜伏在他们的公寓附近,试图引诱儿童进入丛林。9月24日,佛罗里达居民打电话给警察,说他在遛狗时看到两个“杀手小丑”。据《纽约时报》报道,截至2016年9月30日,与小丑袭击相关的错误信息和威胁影响到全国至少10个州,共有12人被捕。

起初,小丑用笑话讽刺社会现实。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小丑从恶作剧精神变成了具体的恐怖感。小丑可以是麦当劳的叔叔,马戏团里扭曲和起球的小角色,也可以是“外表逗笑,内心却很凶残”的恶棍哲学教授大卫·利文斯通·史密斯(David livingstone smith)说:“小丑是什么样的形象仍不得而知。如果小丑重新诠释自己,他不仅会减少别人的批评,还会失去小丑的神秘感。”

*一些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和东方集成电路

天津快乐十分

版权所有mezaseattle.com群巴资讯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