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群巴资讯 > 时事 >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我还要再奋斗20年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我还要再奋斗20年

2019-10-21 22:17:33   人气:2378

新京报(记者王军)作为新中国刑法的先驱,高铭暄与许多“第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唯一一位参与创建新中国第一部刑法的学者,改革开放后第一部刑法教材的主编,新中国第一位刑法博士生导师,亚洲第一位获得刑法领域“小诺贝尔奖”的学者...

9月29日,高铭暄在人民大会堂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成为法律界唯一获得这一荣誉的人。

作为90后,高铭暄仍然保持写作,活跃在学术界和课堂上。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教师工作部副部长冯玉军访问高铭暄,听到他打趣道:“从研究生院到现在,我奋斗了近70年,我还将奋斗20年。”

高铭暄是

亚洲第一位获得刑法“小诺贝尔奖”的学者——凯撒的贝卡利亚奖。

人民大学制图信息中心

见证第一部刑法的“三起两落”

提起高铭暄,便不得不说他的刑法故事。作为参与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典创作的唯一学者,高铭暄见证了第一部刑法典的“三起两落”。

1954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五部组织法通过后,刑法的起草也提上了议程。

同年10月,26岁的高铭暄接到通知,要他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起草刑法,这也是“第一次”启动刑法立法。

1957年6月,经过多次修改,刑法第22条草案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公布,征求了代表们的意见。这时,“反右”斗争开始了,接着是“大跃进”,几乎所有的立法工作都暂停了。

1962年5月,刑法草案的修订再次全面展开。新的草案几乎完全推翻了以前的草案。次年10月,立法小组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稿(草案)。

然而,随后的“文化大革命”又一次“打倒”了草案的修改,第33稿被搁置了十多年。

直到1978年10月,刑法立法才“启动三次”。经过200多个日夜,刑法起草小组对原来的33份草案进行了五次修改。

第三十八条草案的刑法草案于1979年5月由中央政治局原则通过,并提交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讨论审议。

“1979年7月1日下午4: 05。”高铭暄仍然清楚地记得这一次。

“我从人民大会堂三楼往下看,观看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草案)的投票。当代表们一致鼓掌时,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那是1979年7月1日下午4点05分。”高铭暄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我非常激动。我非常兴奋。”

经过长期的“三起两落”,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刑法典。高铭暄也从26岁的男孩变成了半个世纪的男人。

"我们的刑法仍然落后,但我们必须有信心."

它不仅有助于中国刑法的发展,而且高铭暄也是中国刑法向世界的主要推动者。

人民大学法学院教师冯军1989年在高铭暄攻读博士学位后赴日本参加联合培训。他仍然记得当年中国刑法在国际学术界的尴尬。

“1993年10月,高先生应邀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德国和东亚刑法研讨会”。会议的第一天,我看到日本学者、韩国学者和中国台湾学者用德语与德国学者交流,而中国大陆学者只能通过不流畅的翻译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人愿意认真听取中国大陆刑法学者的意见。”他回忆道。

那天晚上,冯军问高铭暄,“高老师,中国的刑法太落后了。我们该怎么办?”

高铭暄平静地回答:“我们的刑法仍然非常落后,我们需要向别人学习,但不要小看自己。要自信。中国是一个大国。”

2015年4月15日,高铭暄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获得了国际社会防卫学会颁发的“凯撒·贝卡利亚”奖。该奖项被称为“小诺贝尔刑法奖”。高铭暄是亚洲第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人。

高铭暄认为,这一荣誉也证明了中国刑法是国际公认的,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

为演讲写十页手稿。

"学习既是职业又是生活。"这是高铭暄经常教学生的。虽然他年纪大了,但他的学术严谨和对社会发展的关心仍然是他的习惯。

去年,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高铭暄发表了题为“中国刑法回顾与展望”的主旨演讲。

对于这次演讲,高铭暄准备的手稿有10页。

“手稿上有许多修改的痕迹。可以看出,已经进行了多次校对、审议和审议。”全国人大法学院刑法博士生奥博(Ao Bo)对《新京报》表示,“此外,手稿包含四页教师关于网络犯罪和人工智能的思想。"

被视为职业和生活的学者是在纠正高铭暄眼中的错误中成长起来的。"我们应该正确对待学术批评,理解和容忍错误的批评."

"我在许多学术会议上质疑过高的学术观点,但高从来没有责备过我."冯军说。

早些时候,高铭暄写了《论犯罪四要素理论的合理性及其对中国刑法体系的坚持》。在文章中,他认为他反对的观点是不可取的,但没有具体说明观点的来源。

“严格地说,在论文中不指明反对的来源是不完全符合学术规范的。然而,从这种不完全符合学术规范的做法中,我们可以认识到高先生乐于批评和宽容。”冯军解释道。

30多年培训60多名刑法博士

他不仅是学者,还是老师。正如高铭暄常说的,他最大的成就是训练和指导学生。

1996年底,冯军独自一人在德国波恩。没想到,我在12月23日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高铭暄来信。

高老师写了句话,劝我勇往直前:“冯军,你学习勤奋,意志力很强。”。当然,你必须继续努力(提高德语)以达到你的日语水平。我们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我们也对你寄予真诚的期望。"

这封信被冯军保存了下来,“这段话对当时的我来说太不寻常了。”

去年教师节那天,党委书记、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毅访问了高铭暄,并提出让他给新生们上“新学期的第一课”。

”高先生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去讲台是我作为老师的职责。去站台是我最喜欢的事情。”王毅说道。

考虑到高铭暄已经是“90后”,这门课原定了一个小时。结果,高铭暄一连讲了三个多小时。

“教师是培养人才的。我喜欢一辈子坐在长凳上。我喜欢有一些独立思考的空间。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有一天我会做不到,但是社会上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这是我的精神财富。”高铭暄说。

据了解,自1984年以来,高铭暄已培训了60多名刑法博士生,包括法律专家和重要职位的工作人员。

北京新闻记者王军

编辑张畅校对吴兴发

版权所有mezaseattle.com群巴资讯 Copy Right 2010-2020